「寰宏國際花藝有限公司」背後那雙有力的推手叫「永祥花苑」,而它的起源可是一部創業辛酸血淚史!

 故事要從我這個已經做爸爸的人還是小孩時說起……

 火燒菇寮改種花 

 那年冬天我才小三,夜闌人靜的鄉下,突然傳來陣陣爆炸聲,全村居民都被這突來的聲響嚇醒,紛紛跑出門外一探究竟。我擠在人群中,探頭往莊尾望去,通天的火紅,長長的火龍無情地吞噬了我們家即將收成的菇寮。一夕之間,真的是「火燒菇寮全沒望」,爸媽和叔叔合作的養菌場就這樣變成灰燼了,畢生積蓄也被這把火燒個精光了,只剩下燒不掉的土地,還有全天候輪番上門的債主,不留情面的逼債……

國小畢業的爸爸和大學農經系的叔叔不同,沒有高人一等的學歷,沒有值得炫耀的背景、沒有豐沛的奧援,只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和甘心陪他吃苦的老婆,還有那大火燒不掉的土地!向來不服輸的老爸,就計畫利用那僅有的土地來翻身。不知他從哪裡習得種花的技術,在那經濟尚未起飛的年代,生活水準仍停留在求得溫飽的階段,他就在浴火的土地上種植一大片不能吃的鮮花,晚上還得為它們點燈,老爸的行徑簡直成了村人口中的「瘋子」。

 為了儘快還債,每逢年節旺季,爸爸便會向批發商拿些不同的花色,回來搭配自己栽種的花枝,拿去市場賣,這種作法以現代行銷話語來說,就是豐富產品線,可以吸引更多顧客上門。通常前置作業是由爸媽來做,但,你能想像嗎?最佳的售貨員便是我們三個分別就讀國小、國中的孩子。還記得第一次擺攤,遇到熟識的老師、同學,我們便躲到後頭,害怕被認出來,但到了第二年,遇到熟人,我們反而熱切地招呼他們來買花。幾年的市場擺攤經驗和搶年節市場的生活體驗,讓我們練就了一身拈花惹草的功夫—包括認識各種花卉、花材的搭配與包裝、甚至顧客服務,都難不倒我們。

 人力不足轉批發

 然而,隨著鄉下年輕人力不斷因外移而流失,爸媽體認到,如果只是單純種植花卉,永遠無法突破經營的瓶頸,便毅然地決定縮小種植面積,轉向花卉批發的市場經營,而這又是另一門高深的學問—很會種花的人,不保證你賣的花,客人就一定會捧場。

 我們從當時台灣花卉的生產重鎮—嘉義市港坪里成立了「永祥花卉」批發部,港坪里是除了田尾之外的另一個花卉生產地,南部大部分的花商、花店都會來這裡批花,那個年代正值經濟起飛之際,生活水準提高,花卉市場開始蓬勃發展,永祥的生意在全家大小齊心努力下有了令人欣慰的成果,不僅在花卉批發界佔有一席之地,當年因火燒菇寮而背負的債務早已清償,也逐漸有了積蓄。

 爾後因市場擴充,我們將永祥的經營重心從鄉下移到台南市,此時真正進入花卉戰國時期。因為有了種植、零售、批發的經驗,永祥在南部花卉批發市場也有幸獲得顧客的信賴,但儘管如此我們還是不斷地充實花藝設計、教學等相關課程,老爸逐漸退居幕後,開始周遊列國去了。在年輕一輩接手經營,永祥出現不同的風格與面貌。我們認為除了會種花、賣花、搭配花材、傳授花藝課程,還有一個重大使命,那就是要教育消費者認識花卉之美,讓花卉走入每一個家庭。DSCN8992

 多元融合展新機

 就在此時電子商務崛起,爸媽雖沒接受過高等教育,但他們也接受並認同利用網路來做教學與傳承,確實便利許多。於是,「寰宏國際花藝有限公司」誕生了!「寰宏」的前期建置讓永祥投入了大筆的經費與心力,也因此在營運初期便獲得大批愛花人士的肯定及豐富的花卉資料庫,但因我們不諳網路經營,5年光陰倏忽而過,寰宏還是處於虧損狀態。

 一番因緣際會,認識了SOHO協會,在SOHO協會顧問的輔導下,寰宏國際花藝有限公司整裝再出發。我們有自營農場,可配合生產,同時擁有切花、盆花的雙重批發商資格,有能力自行進口〈出口〉最新品種、最新鮮、高品質的花卉與種苗。此外,在綠色世界深耕20年,不論是在技術或客戶特殊要求上,也都有相當多的實戰經驗,除了提供消費者最優質的服務外,更有廣大的客戶群和教師群,可配合提供兼職技術服務,以及為想從事花卉事業的朋友提供開店前的準備與訓練。

 我們認為,現代的花藝趨勢必須結合花卉與園藝造景。國內的花藝水準近年來雖有了長足的進步,但唯獨綠與生活的結合尚有一段長路要走。我們認為要讓國人擁有綠生活,園藝是必要元素;寰宏的園藝工程部已經到位,使得寰宏花藝的服務鏈更加完備,新的事業結構除了為綠生活教育紮根,更是我們延續4年前離世老爸理想的一片心意。

 

〈顧問說書〉早餐卉報

〈文創MBA〉叫我文創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