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:張庭庭   甦活創意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

日前到故宮看了「文藝紹興-南宋藝術與文化特展」,對於南宋由皇室倡導之下所形成之藝文鼎盛,深感讚嘆。其中對於南宋繪畫風格之創新,感受尤深。北宋以前之山水畫多為全景,氣勢磅礡奇山嶙峋,完整山型雄踞整張畫紙。到了南宋以李唐為分水嶺,畫風轉為意境取勝,山水只取其一邊甚至一角,大量留白中充滿空靈幽渺,而且以詩入畫,以畫為詩。

這樣的轉變可能跟氣候風土與民情脫離不了干係。從黃沙漫漫的北方開封遷都到杭州,南宋藝文菁英得以見識並身居煙雨江南之中,水霧煙雨、奇花異卉、小橋人家、舟楫漁火…等迷離幻境,造就了「山色空濛雨亦奇」的詩畫風采影響至今。

可見文化的開創與延續不只是時間的垂直遞延,還有空間的跳接。一樣因著歷史宿命,台灣意外成為中華文化傳承的完整堡壘,但除了具備許多殿堂等級的泱泱器範,其實也發展出許多自己獨特的在地與庶民文化,一種獨特的台灣味。

以文化融合來創造新意是文創產業的重要契機,而在國際化與中國風盛行的今天,西方與東方不斷碰撞出火花,但台灣味可不可以在所謂東方風之中佔有一席? 我有個客戶「河洛坊」,創辦人林老師是個戲棚下長大的孩子,在廟會文化浸濡下的他,多年來致力於台灣精緻布袋戲偶工藝的創作行銷,位於天母的店面常有老外光顧流連。除了傳統戲偶角色,「河洛坊」還有個鮮為人知的服務,即幫客戶量身訂做特製戲偶。

曾有一家在台德商公司,全體同仁為了歡送高階德籍主管任期屆滿回國,請「河洛坊」依照主管的臉訂做一尊將軍戲偶,再製作一個迷你布袋戲棚,旁邊搭配關羽、張飛、馬超、黃忠、趙雲等歷史上有名之五虎將。收到這個特別的送別禮物,德國主管興奮激動到幾乎落淚,可以想見他回到家鄉之後,可以拿這組「戲班子」的故事驕其親友好一陣子。最近我幫這項服務重新命名為「唯偶獨尊」,取其一語雙關〈確實是只有一尊〉,也拿「偶」「我」不分的台灣國語開個玩笑。台灣的布袋戲文化源自福建,但在這塊土地上長出了自己的生命。翻掌天地,戲說今昔之餘,無論是金髮還是黑髮人,都能情有獨鍾,樂在其中。

還有一個客戶,他把父親從基隆嵌仔頂起家,從事海鮮進口批發與養殖的事業延伸到網路,短短不到兩年就晉升為網路賣家100強。前陣子他興起經營實體餐廳品牌的想法。他自嘲從小吃台式海鮮熱炒長大,但卻想開一家平價奢華而具時尚感的餐廳。由於有高檔海陸食材與五星級主廚為其後盾,品牌顧問群於是神來之筆,建議餐廳走台式加上法式風格,並命名為「芳雄鮮饌FRAICHE FUSION」。〝芳雄〞是創辦人父親的名字,代表這個事業的關鍵源頭。 FRAICHE 在法文是新鮮的意思,和英文 Fresh 同義,Fusion則是融合/熔化之意,也跟芳雄諧音。如此一冷一熱、亦柔亦剛、雅中帶俗,還融合了法式美食與台式料理兩種迥異風格。這種既衝突又調和的美感也呈現在CI設計與店內裝潢上。以電子條碼Barcode為發想開端,黑色線條與洋紅弧形,印記出跨文化及美味的創新。

餐廳這兩天剛試營運,在一條充斥傳統餐飲招牌的巷子裡,格外引人注目,經過的路人沒有不多看兩眼的,加上價位平易近人,高朋滿座指日可待。

政治上的退守與偏安,卻造就了南宋藝文鼎盛,並且主導了其後中華文化的走向。地理上只是一隅的台灣,能不能如同南宋畫家馬遠畫中的一角山水,墨染淋漓、似濃還淡,而眼前盡是煙波浩瀚,無限開闊?

(本文於2010年10月28日刊載於經濟日報經營管理版「文創MBA專欄」〈台灣味  融合世界風〉)

〈品牌故事〉吃得起的帝王級美食—芳雄鮮饌 Fraiche Fu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