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牌文風

【品牌故事】個性生活設計師的助力者 ── 我舍方 Selfurnishing

發表於

不靠設計師,為自己佈置一個家
擺脫各種風格的框架,不被系統櫃綁架
日式屏風可不可以搭配北歐沙發?
金屬與木頭怎樣組合才不浮誇?
小小角落想要來個光影游移的下午茶?
晨光早餐、挑燈夜戰、親友小聚、練字吃飯…,
一套桌椅如何實現各種願望?
出自木匠世家的我舍方不止賣家具,
更賣你要的居家。
空間是硬的,生活是軟的,傢俱是活的。
量身諮詢、配搭細膩,風格就是你自己。
想要甚麼樣的坐臥起居,
讓我舍方助你一輩之力!

(繼續閱讀…)

品牌文風

【品牌故事】老艋舺的第一縷茶煙 ─ 福大同FullDone Old Tea

發表於

新焙舊烘,百年藏紅
昔時熱鬧的台北第一街,茶香乍起
福建同安太醫蔡漢,辭官歸里、種茶行醫
西元1845年舉家遷徙,渡海定居艋舺舊街
一方180年老印鐫刻著先祖創業的斑斑痕跡
精於製茶的仁醫,以茶代藥,品茗亦能顧身體

在地茶農相挺,自然農法栽種,蟲草共生晨露中
遵循古法製茶,牢記先祖醫者情懷,性溫方賣
六代茶人世家,分享陳茶養身經典,近悅遠來
台灣高山烏龍,新茶輕烘不傷胃,沁脾清甜
武夷岩茶、安溪鐵觀音,老茶復焙不帶火,紅醇溫瀲
雲南古樹普洱,自然乾倉存放,陳化悠遠餘香
老艋舺的第一縷茶煙,福大同願芬芳綿延,福散人間

(繼續閱讀…)

顧問筆記

【顧問筆記】品牌創意不怕突梯!─ Tutti Café

發表於

一對姊妹,各自在銀行與資訊業打滾多年,不像從事職業的一板一眼,個性直爽又搞笑。她們後來放下了金飯碗,開了家專賣歐式料理的咖啡館。餐點頗具特色,以萬華市場賣的紹興香腸研發新口味燉飯,佛卡夏的內餡是北埔鹹豬肉;掀開竹蒸籠,是包子模樣的牛奶蛋糕。天馬行空、不按牌理出牌的料理,正如同兩人獨有的幽默感!

(繼續閱讀…)

品牌文風

【品牌故事】大稻埕百年冰鎮滷味 ─ 小春園

發表於

厚工好料,傳香有道

大稻埕圓環邊,寶珠阿嬤的滷味風靡老台北
兒時的零嘴、便當的配菜、解饞的宵夜
每個台北人的回憶裡,都有著一味小春園
鴨舌剪去喉管,去了腥騷留下純粹
三進三出蜜汁,七里香滿足口慾顏值
綠竹筍夏日限定,鹹香不掩清甜
寶珠阿嬤厚工精研,六滷鍊出最佳賞味
1916年父親葉師傅開了麵店,從小幫忙黑白切
開啓寶珠阿嬤一生的滷味事業
台北福州戰亂流離,旅程遍嚐甘苦酸甜
阿嬤六滷傳香舌尖,每一口都是想念

(繼續閱讀…)

活動采風

【活動後記】一起過個頌舊迎新的年!─ 柯P走訪台北正潮老店

發表於

柯P現身台北年貨大街!不只逛年貨,更走訪在地老店,去年兩家夥伴雀屏中選!位於歸綏街以北,雖然不在熱鬧滾滾的年貨大街上,「誠天下葯食舖」與「澎玉191」脫胎換骨之後,一樣人氣紅不讓!兩代老闆們熱情接待,搭配庭庭老師精彩解說,一起迎接台北老店新氣象!

(繼續閱讀…)

品牌文風

【品牌故事】川劇武旦的鄉思絕味 ─ 麻辣巴蕾

發表於

舞藝、演藝、廚藝三藝齊出
川劇世家女兒嫁做台灣婦
生旦淨末偕味油鹽醬醋
臉譜食譜共譜川味江湖
台灣食材變臉成重慶鄉味
涼粉開胃、辣滷解饞、小麵咂嘴
下里巴人小吃舞出陽春白雪
巴人的味蕾演繹椒香新境界
從大嘴巴到麻辣巴蕾,舌尖曼妙旋迴

一個出生於重慶川劇世家的武旦演員,嫁做了台灣媳婦,舞台上的飛天女俠轉身抄起了鍋鏟菜刀,以家鄉的重慶小麵與酸辣粉,譜出川味江湖… (繼續閱讀…)

品牌文風

【品牌文風】臉譜與食譜,文字裡的川味江湖 ─ 麻辣巴蕾

發表於

一碗重慶小麵,嚐見多少風流人物?結合創辦人的武旦身世與廚藝絕活,大嘴巴轉身麻辣巴蕾。短短一碗麵的時光,川劇文化結合美食活潑新生,甦活團隊與設計師聯手,在吧檯邊放上了川劇臉譜,紅、黑、綠、紫、藍、白、黃…,各色人物的的靈魂,讓下里巴人小吃舞出陽春白雪。

再怎麼辛狠口辣,也要忍著不讓眼淚流下。」職場如戰場,驍勇擅戰的黃臉人物,道出上班族的心酸與傲骨;「別叫我妥協,嗆辣就是青春熱血」,頑強躁動的綠臉人物,喚起熱血沸騰的狂騷青春;「一碗熱辣的紅湯,一個暖男的肩膀。」沉著內斂的綠臉,劇場界的暖男,彷彿眼前的熱辣紅湯,撫慰疲憊….

人生的千百滋味,隨著一道道重慶小食,辣進了心坎舌尖。這齣戲,嚐了就懂! (繼續閱讀…)

品牌文風

【品牌故事】傳味大稻埕一呷子 ─ 老阿伯胖魷焿GRANDPAng’ SOUP

發表於

1950年後,台北延平北路愈晚愈鬧熱
山東來的龐阿伯,推著木頭攤車
挨著第一劇場賣起了魷魚羹和福州丸
大稻埕的摩登男女,看戲跳舞喝咖啡
散場後來碗老阿伯的魷魚焿,最是暖胃
一甲子過去,大稻埕風華另起
勺子和藍花磁碗,交到了外孫手裡
迪化街北街重啟爐灶,一樣的老味道
魷魚切成四指長粗條,手裹魚漿Q彈耐嚼
胖魷焿吃出魷魚的口感與身段
自製的酥香油蔥飯一碗接一碗
老阿伯的古早味小吃,代代香傳

1960年代,台北的延平北路愈晚愈鬧熱,時髦摩登的男男女女,在第一劇場看戲看電影、跳舞喝咖啡。散場了,就來後面巷子裡的小攤子吃碗魷魚焿和福州丸。

延平北路上的老阿伯 (繼續閱讀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