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布,於我言,是生命中一個特殊的符號!

「…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,為了山間輕流的小溪,為了寬闊的草原,流浪遠方,流浪,還有還有,為了夢中的橄欖樹、橄欖樹…」因為生命的追逐,背著行囊,唱著三毛的“橄欖樹”,踩入了榮昌的盤龍小鎮。

穿梭古今,交織經緯

在小鎮的農家悠蕩穿梭中,忽然聽見“嗒、嗒,嗒嗒…….”節奏規律的撞擊聲。尋聲而去,我看見了神奇的畫面—古老的紡織機前坐著一婦人,在幽暗的燈光下,手持一塊20cm長的半月形白色硬物,她叫它為梭子。梭子在女人手中,從右手穿過兩層經線,拋向左手,又從左手拋向右手。每拋一次,通過腳登一根柱子更換方位,遠遠就能聽見這手腳並用的和諧節奏。無數次的來回穿梭, “嗒、嗒,嗒嗒。。。”,一塊經緯交織的平紋布就這樣織成了,它便是我們所看到的“夏布”,當地人也它叫“麻布”。

聽著規律的節奏, 從縱橫交錯的織布紋路中,我彷佛看見了自己奔波南北、放逐東西的生命經緯,而線與線之間的縫隙,不正是每一個人生行腳的喘息,用以呼吸透氣?或許是這種特殊的感覺,或許是因為紋路的質感之美,或許是因為夏布的大地色彩之美,總之,與夏布的邂逅,便註定了一份生命的不解之緣……

蟬翼羅絹,朝貢非遺

告別夏布之鄉,結束行程,便一頭栽進了關於夏布的資料堆裡。

原來,夏布的原材料,學名叫“苧麻”,是我國特有的一種天然紡織植物,其纖維長度是棉花的6-10倍,中間有溝狀空腔,管壁多孔隙,透氣性比纖維高三倍左右,著衣上身十分涼爽,夏天穿著居多,且為我華夏大地特產,所以被稱為“夏布”。夏布從收割到成紡織成布,需要歷經20多道工序,而我親眼所見的夏布手工紡織技藝已經有2600多年的歷史,瀕臨滅絕,被列為了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,成為紡織行業的“活化石”。 苧麻纖維裡還含有叮嚀嘧啶嘌呤元素,對金黃色葡萄球菌綠膿桿菌大腸桿菌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抑制效果,具有防腐、防菌、防黴等功能,被公認為“天然纖維之王”。自1400年前的唐代始,上品夏布就一直列為朝廷貢品。史書描繪:“輕如蟬翼、薄如宣紙,軟如羅絹、平如水鏡”,又譽之為“麻綢”、“珍珠羅紋”。

一段關於夏布的美麗傳說,讓夏布終成生命的不朽。

千年不朽,見證愛情

2200年前,漢朝公主辛追女扮男裝出遊至長沙,遇到一名令她傾心的為官男子。兩人撫琴對弈、吟詩賞景,片刻即能靈犀相通。臨別男子以當時的貢品——夏布,製作了一件精美絕倫的漢服相送,紋理細膩,晶瑩剔透,輕薄細軟。公主回宮,日日手撫華服,睹物思人,久之臥病不起。母后愛女心切,做主將公主下嫁男子。此後,公主珍藏那件定情華服,死後帶入墓塚。

1972年,湖南省長沙馬王堆墓塚經挖掘,這件愛情信物出土了。時隔千年,仍質地白皙,做工考究。

辛追勇敢追愛,撬動了心底的呼喚,夏布的不朽質地,更令我驚喜萬分。再度走訪夏布原產地榮昌盤龍小鎮,一段關於夏布的嶄新故事自此開啟……

吟唱感懶,布同凡響

2011年底,與文化創意品牌扶植專家,臺灣SOHO蘇活公司庭庭與宥仁夫婦偶遇,關於我的故事,關於夏布的故事,神奇地勾動了他們的赤子之心。聽我叼敘夏布,回憶童年,講述生命的風風雨雨,他們感動於我的感動,為我梳理生命的經緯,最後為我的夏布系列產品重塑品牌,命名為“感懶樹”,並為每個產品找到了意境歸宿,就像我從夏布的經緯線中感悟到了自己生命的本樸一樣。

從此,我堅持著生命的不朽,為夏布唱著生命的“感懶樹”。

一如我的生命,由夏布設計的“衣”、“飾”、“居”每一款產品,都是我的最愛。無論它是傳統的,還是新潮的;無論它是你習慣的,或是驚訝的,我相信,你走進“感懶樹”,就一定能在“感懶樹”下找到屬於你生命的注解。夏布……